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秒速快三 > 说明语义学 >

述补谓语句的形式语义分析-重庆理工大学学报PDF

发布时间:2019-06-07 07:0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1.本站不保证该用户上传的文档完整性,不预览、不比对内容而直接下载产生的反悔问题本站不予受理。

  重庆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2013年第27卷第5期 逻辑与科学方法论 JournalofChongqingUniversityofTechnology(SocialScience)Vol.27No.52013 doi:10.3969/j.issn.1674-8425(s).2013.05.003 述补谓语句的形式语义分析 贾改琴 (浙江传媒学院文学院,杭州310018) 摘要:中文信息处理是当今众多学科关注的热门话题,而自然语言的形式分析是实现这一任务 的必要环节。分析了述补谓语句中各类补语在语形、语义等各方面的特点,并利用转换生成语 法、现代谓词逻辑、类型论、范畴论、广义量词理论、集合论和 -转换等工具分别对各类述补谓 λ 语句的语义及句法生成等作了探讨,以期有助于中文信息处理的相关研究。 关键词:述补谓语句;语义类型;句法范畴;句法生成 中图分类号:B81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8425(2013)05-0011-06 拼加右上角一撇的形式表示,并且,在形式语义理 一、引言 论中充当谓词的语词以大写字母开头,充当论元 的则以小写字母开头。 述补谓语句是汉语句子系统中很重要、很常用 这里只给出针对述补谓语句的部分语句系统 的一种基本句型。它是由述补结构充当谓语的一 的句法规则、翻译规则和句法转换规则。 种主谓句,基本语形为NP+(Adv)+V(得)+AP 句法规则S: 状 (NP/ADV/S),如:他跑得〈很快〉;张三打〈死〉了 1.S NPVP/AP → 李四,…… 2.NP PN(专名)/Pron → 鉴于补语在语义上的复杂性,述补谓语句一直 3.NP N(通名)/N → 处所 是语言学界探讨和研究的热点问题。但现有研究 4.NP (w w )N → 数/指示 单位 大多停留在补语语形语义的描述性分析上,鲜有结 5.VP V(得)Comp → 合形式语义学的探讨。本文拟以补语和谓语的语 6.AP A(得)Comp → 义关系为线索,结合其语义指向,从述补谓语句的 7.Comp Adv,Adj,VP,S → 形式语义和句法生成等方面作较系统深入的分析。 8.VP Vi → 本文的研究将运用转换生成语法(主要是生 9.VP V/VPNP → 成语法)、现代谓词逻辑、范畴类型逻辑、广义量词 翻译规则T: 理论、集合论和λ-转换等工具对述补谓语句的各 1.S’ VP’/AP’(NP’) → 个小类进行句法生成、语义生成和逻辑语义等方 2.S’ V’(NP’,NP’) → 1 2 面的形式刻画。 3.NP’ I(代表逻辑体词) → 乔姆斯基的转换生成语法对汉语的句法生成 4.NP’ P(代表逻辑谓词) → 基本适用。但鉴于汉语固有的特点,我们需要修 5.VP’ [VComp]’ → 正些许句法生成规则。另外本文是要在研究句法 6.AP’ [AComp]’ → 生成过程的同时了解其逻辑语义的生成过程,所 7.V,A P → 以需给出相应的逻辑词汇翻译规则。当这些汉语 8.Comp P → 词汇译成逻辑词项时,我们采用它的汉语拼音全 9.Comp S(代表语句) → 收稿日期:2013-01-05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自然语言信息处理的逻辑语义学研究”(10&ZD073)的系列成果之一。 作者简介:贾改琴(1979—),山西寿阳人,博士,讲师,研究方向:形式语义学、认知语言学。 12 重庆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 http://cqlg.jourserv.com [1] 句法转换规则: 句中的补语“饱”意思是满足了食量 ,其主 融合规则1:如果句中前后两个成分的内容完 语往往是动物。因此它的语义只能是指向主语 全一致,则后者可以与前者融合,不再出现。如 “张三”的。谓语“吃”应该带有宾语,即吃的受 “她激动得唱起了歌”中,“得”后面本来有个主语 事,但句中被省略了,我们用“ ”来表示。整句的  “她”,与句首的“她”进行了融合,不再出现。 语义应为“张三吃 ,导致张三饱了”。实际上,上  融合规则2:如果句中后一个成分与前一个成 述语句只是其表层结构,其深层句法结构应该与 分是领属关系,后一个成分的所属者可以与前一 以上语义结构同。根据融合规则 1,后一个“张 个成分融合。如“张红跳得脸红了”,深层结构为 三”融合到了主语“张三”中,生成了此表层结构。 “张红跳、张红的脸红了”;而后面的“张红的”与 据此,此语句的逻辑结构应为 P(a, )  主语融合了。 CAUSEB(a)。其中,a=张三, 为空语类,代表  在句法和语义生成过程中,还要用到与此相 省略的宾语,二元谓词“P”可解释为“吃”,谓词 B 关的MOD原则。这些原则是参照 IreneHeim和 解释为“饱”,“CAUSE”为联结词,表示两个命题 AngelikaKratzer的做法和汉语自身的特点总结出 间存在因果联系。整个公式的语义解释为:张三 来的。现给出述补谓语句的生成过程中要用到的 吃 ,导致张三饱了。  [1] 如下几条MOD原则(图1) 。 我们不妨用模型论来解释其语义。设模型M =〈D,V〉。其中,D={张三,李四,x,…},设 = ψ Chi’(x)CAUSEBao’(x)。则有V()=1,当且 ψ 仅当,存在x D,使得x 。这儿,张三 D,且 ∈ ψ ∈ “张三 ”。 ψ 图1述谓语句生成的MOD原则 现在来看语义类型的生成过程。专名“张三” 根据补语的语义特点,我们可以把述补谓语 的语义类型为e,句法范畴为N。及物动词“吃”的 语义类型为e (e t)。“吃”的宾语为空语类,其 句分为八类。下面将结合补语的语义指向对述补 → → 语义类型为(e t) t,句法范畴为 S/(N\S)。 谓语句作详细分析。 → → “饱”虽然作补语,但它是逻辑谓词,因而其语义类 型为e t,句法范畴为N\S。根据语义类型生成规 二、对八类述补谓语句的分析 → 则,“吃饱”的语义类型为e t,句法范畴为N\S。 → 这样,整个语句的语义类型就由e (e t)而生成 (一)结果补语 → → 这类述补句中的补语是来补充说明动作行为 了t,句法范畴为S。 结果的,它可以是一个词,也可以是一个短语或一 据此分析,该语句的句法生成过程及逻辑语 个句子。其语义可以指向主语,谓语或宾语。下 义的生成过程可用树形图描述,如图2所示。 面我们通过一个例句来说明。 例1张三吃饱了。 这是一个补语语义指向主语的句子。句中主 语“张三”为专名,其它成分不必细说。针对此语 句,我们给出如下词库:N {张三, ,…};V →  → {吃,…};A {饱了,…}。 → 根据句法生成规则S,该语句的生成过程可描 述如下: a.S b.NPVP据1 c.PNVP 据2 d.PN(VPComp) 据5 e.PN((VP)A) 据7 f.张三吃饱了 词项插入 图2例1的句法语义生成图 贾改琴:述补谓语句的形式语义分析 13 这种语义指向主语的补语我们用一阶谓词来 为或事物的状态。例如: 处理,其论元便是主语。该语句的语言—逻辑句 例3张明气得脸发青。 型为:NP+VP+Comp。 补语“脸发青”用来说明主语“张明”的情态, I P p 这类述补句的补语也有语义指向宾语、谓语 其语义指向主语。针对此语句,我们给出如下词 的情况,如“晓艳晾干了衣服”、“我们打完了 库:N={张明,脸,…};A={气,青,…};V={发, 球”等。 …}等。整个语句的句法生成过程可描述如下: a.S (二)程度补语 b.NPAP据1 当补语表示程度时,述补谓语句中的谓语动 c.PNAP 据2 词大多是表示心理的动词或形容词。补语的语义 d.PN(A得Comp) 据6 也主要是指向谓语的。下面以一个例句来说明。 e.PN(A得S) 据7 例2张三激动得很。 f.PN(A得(NPVP)) 据1 “很”是程度副词,说明“激动”的程度。针对 g.PN(A得(NVi)) 据3,8 此语句,我们可给出如下词库:N={张三,…};A h.张明气得脸发青。 词项插入 ={激动,…};Adv={很,…}。它的表层句法生 整个语句的语义应该为“张明生气,且导致张 成过程可描述如下: 明的脸发青”。句子在生成过程中使用了融合规 a.S 则2,补语中表所属关系的“张明的”与主语“张 b.NPAP据1 明”融合。其逻辑结构应该为:PaCAUSE[ x  c.PNAP 据2 (Qx x a) Fx]。其中,a=张明,“P”解释为 ∧ ∈ ∧ d.PN(A得Comp) 据6 “生气”,“Q”解释为“……是脸”,“F”解释为“发 e.PN(A得 Adv) 据7 青”。整个公式解释为:张明生气,使得存在 x,x f.张红激动得很 词项插入 是脸,且是张明的,而且x发青。 [3] 副词“很”表示程度高 。因此,其语义只能 指向有程度区别的谓词“激动”,并应用高阶谓词 来处理。此语句的逻辑结构应该为Q(Pa)。“Q” 解释为“很”,“P”为“激动”,而“a”则为专名“张 三”。整个公式解释为:张三激动得很。据此,它 的语义翻译过程则为: a.S’ b.AP’(NP’)据1 c.AP’(PN’) 据3 d.(A得Comp)’(PN’) 据7 e.Hen’(Jidong’(zhangsan’)) 词项插入 “张三”为专名,其语义类型为e,句法范畴为 N。谓词“激动”的语义类型为e t,句法范畴为N → 图3例2的句法语义生成图 \S。补语“很”的语义类型为(e t) (e t),句 → → → 法范畴为(N\S)\(N\S)。 针对此分析,现给出如下逻辑词项词库:I= 这样,该语句的句法生成过程和逻辑语义的 {zhangming’,…};P={Qi’,Faqing’,Lian’…}。 生成过程可用树形图描述如图3所示。 它的逻辑词项翻译过程可描述如下: 该语句的语言—逻辑句型为NP+V +得 + a.S’ I P Comp 。 b.AP’(NP’)据1 Adv c.AP’(I) 据3 (三)情态补语 d.(A得Comp)’(I) 据6 这类述补谓语句的补语主要补充说明动作行 e.(A得S)’(I) 据9 14 重庆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 http://cqlg.jourserv.com f.(A得(VP(NP))’(I) 据1 a.S g.(A得(P(P)))(I) 据4,7 b.NPVP据1 h.Qi’(zhangming)CAUSE[ x(Lian’(x) c.N VP 据3  ∧ 处所 x (zhangming)) Faqing’(x)]词项翻译 d.N (VPNP) 据9 ∈ ∧ 处所 现在我们来分析其语义类型和句法范畴。主 e.N (VP((w w )N)) 据4 处所 数 单位 语“张明”的语义类型为 e,句法范畴为 N。谓语 f.N (VComp((w w )N))据5 处所 数 单位 “气”的语义类型为e t,句法范畴为N\S。“脸” g.N (VV((w w )N)) 据7 → 处所 数 单位 为类名词,语义类型为(e t) t,句法范畴为(N\ h.树林里跳出来一只老虎 词项插入 → → S)\S。据此分析,此语句的句法和语义生成过程 存现句中,趋向补语体现了“出现”或“消失” 可用树形图描述如图4所示。 的意义。而作为主语的处所则表示事物出现的终 点位置或消失的起点位置。例4表示“一只老虎” 出现的终点位置,可以添加介词“从”,变为“一只 老虎从树林里跳出来”。而谓语动词表示事物出 现或消失的方式方法,所以补语的语义是指向宾 语的。 我们把补语“出来”看做一个特殊的模态词 “CL”。整个语句的逻辑意义为 x y(Fx Gy)   ∧ ∧[PyCAUSECL(y,x)]。其中,“F”解释为“… 是树林”;“G”解释为“…是老虎”;“P”解释为 “跳”。整个公式则可解释为:存在x,存在y,x是 树林,y是老虎,老虎跳,且导致老虎出了树林外。 我们用可能世界语义学来解释模态词“CL” 图4例3的句法语义生成图 的语义。设模型M=〈W,R,D,V〉,其中,W中包 该语句的语言—逻辑句型为NP+AP+得+ 括两个可能世界,W 由一些地点来组成,即W = I P 1 1 Comp。 {p,p,…p,…},而W ={p|p是树林里的某一 s 1 2 n 2 点};R则表示W 与W 的关系,即R :p W 1 2 pnW2 n∈ 2 (四)趋向补语 或p W ;D就是W的所有元素组成的集合。在 n 2 这是述补谓语句中的一个大类,即补语补充 此基础上,设“一只老虎跳出来树林”为 ,则有V Ф 说明动作行为的趋向,又称为动趋式。其句法结 ( )=1,iff,存在 p W2,满足 p ;否则 Ф n  n Ф 构有两种:主语 +不及物动词 +趋向+处所,如 为假。 “王芳跑出了教室”;(处所)+不及物动词+趋向 针对此语句,我们给出如下逻辑词项词库: +名词性短语,如“树林里跳出了一只老虎”。下 P={Shulin’,Laohu’,Tiao’,(Zai…li)’,(Zai… 面具体分析第二个例句。 wai)’,…}。整个语句的逻辑词项翻译过程为: 例4树林里跳出来一只老虎。 a.S’ 这种句子属于存现句。“一般的论著都把存 b.VP’(NP’,NP’)据2 1 2 现句分析为主谓句,即句首处所词语或时间词语 c.VP’(P,P) 据3 做句子的主语,相应的后段就成了宾语,这样存现 d.(VComp)’(P,P) 据5 [4] 句就分析为‘主语 +谓语(述语 +宾语)’” 。所 e. x y(Shulin’(x) Laohu’(y))   ∧ ∧ 以,“树林里”为该语句的主语,“跳出来一只老 [Tiao’(y)]CAUSECL(y,x)]词项翻译 虎”就是它的谓语部分,其中,“一只老虎”为宾语, “树林里”是个类名词,其语义类型为(e t) → 而“跳”为谓语中心语,“出来”为趋向动词做补 →t,句法范畴为S/(N\S)。不及物动词“跳”的语 N={树林里,老虎, 语。据此,我们给出如下词库: 义类型为e t,句法范畴为N\S。补语“出来”的 → …};V={跳,出,…},w ={一只,…}等。 语义类型为(e t) (e (e t)),句法范畴为N → → → → 数量 据上述分析,该语句的句法生成过程如下: \S\(N\S)/N。我们把“一只老虎”看作类名词,其 贾改琴:述补谓语句的形式语义分析 15 语义类型为(e t) t,句法范畴为S/(N\S)。此 来、下来、开、完”等等。刻画此类补语语义的最好 → → 语句的语义及句法生成过程可描述如图5所示。 方法就是模型论定义的解释。我们可把这类补语 看作一个模态词,其真值条件大多与时间点有关。 图6例5的句法语义生成图 图5例4的句法语义生成图 该语句的语言—逻辑句型为 NP +V + P P (六)处所补语 (Comp )+NP。 趋向 P P 处所补语补充说明动作行为发生的处所。这 趋向补语说明的是动作行为的趋向,而且往 类补语大多由介词短语来充当,常见的有 6种: 往谓语动词是发生这种趋向的方式方法,二者共 “在”字词组;“到”字词组;“往”字词组;“自”字词 同起作用,缺一不可。对其形式分析时,我们可以 [5] 组;“向”字词组;“过”字词组 。如:张三住在香 通过事物与处所相对位置的变化来反映这种 港;外孙女儿来到姥姥家;谈判代表飞往阿尔及利 趋向。 亚;他的心飞向老家了;他来自美国;我到过上海。 这种句型中,补语由“介词 +名词(表处所)” (五)动态补语 组成。在语义上,主语与处所名词间有一种谓词 动态补语用来说明动作行为的变化情况。 所描述的动作行为的关系,而介词则表示动作行 如:张三哭起来了;小明安静下来了,等。 为的发生与处所地点间的空间方位关系。往往谓 例5张三哭起来了。 语动词表示主语与处所间发生关系的方式方法, 此句句法生成过程较为简单,故省略。 而介词表示空间方位。对其进行逻辑分析时,可 述补结构“动词 +起来”表示动作刚刚开始, 根据动词和介词的语义,来确定主语和处所间的 并有继续下去的意思。所以,补语的语义指向谓 关系,将之更多地处理为二元谓词。篇幅有限,不 语。“起来”可看作一个模态词“QL”,则此语句的 具体分析。 逻辑语义记为:QL(Ku’(zhangsan’))。 可以用可能世界语义学理论来解释模态 (七)可能补语 “QL”。设模型M={W,R,D,V}。其中,W为时 可能补语说明动作行为的一种可能性。如: 点的集合,即W={t,t,…,t,…},R为时间的先 1 2 n 小明跑得快,可以理解为:小明跑,且可能跑得快, 后关系,Rxy=x<y(x在y之前)。D为W中所有 是对小明一种能力的判断。 元素组成的个体域, V为赋值函数。设“张三哭” 例6小明跑得快。 为 ,则V(QL( ))=1,当且仅当,存在t,t,…, Ф Ф 1 2 此语句的句法生成过程较简单,从略。 t W,且t<t<t,使得t t t ∈ Ф∧ Ф∧ n 1 2 3 1 2 3 ﹁ “快”是形容词,指速度高,走路、做事等费的 …t 。 时间短,与“慢”相对。因此,其语义是指向谓语动 Ф∧ Ф n 此语句的语义类型、句法范畴及逻辑语义的 词“跑”的。作为可能补语,其语义是指“小明可能 生成过程用树形图描述如图6所示。 跑得快”。我们用模态词“可能”,即“M”来分析, 动态补语是补充说明谓语所指的动作行为之 其逻辑结构则为M(Kuai’(Pao’(xiaoming’)))。 情况的。能充当这类补语的一般为动词,如“起 解释“M”的语义要用到可能世界语义学。设 16 重庆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 http://cqlg.jourserv.com 模型M={W,D,R,V}。其中,W为小明跑的各种 ci’(Da’)。 情况存在的可能世界,可以有很多个w W。D则 数量补语中,数词表示的是动作行为的数量, ∈ 是W中的所有元素的集合,R为w间的可达关系。 我们用高阶谓词来处理;而“量词”是用来说明动 V为赋值函数。设 =“小明跑得快”,则V(M ) 作行为的方式的,而在现代汉语中,很多名词可借 Φ Φ =1,当且仅当,存在w W,使得:V( ,w)=1。否 用做量词,表示工具或方式方法,在语义分析时, ∈ Φ 则为0。 常分析为三元谓词。 本句中,“小明”为专名,其语义类型为e,句法 范畴为N。“跑”为不及物动词,语义类型为e t, → 三、结束语 句法范畴为N\S。补语“快”的语义类型(e t) → → (e t),句法范畴为(N\S)\(N\S)。 文章分别对8种述补结构构成的述补谓语句 → 由上述分析中我们得知,“可能补语”表示被 进行了详尽分析。我们发现,补语的语义类型,句 陈述者的一种能力。对其进行逻辑分析时,一般 法范畴和逻辑结构与其语义指向有很大的关系。 采用模态词“M”来描述,并用可能世界语义学来 如果是主语或宾语指向,其往往可以做逻辑谓词, 解释其具体语义。 这时其语义类型为e t,句法范畴为N\S,而在逻 → 辑结构中则为谓词P。如果其语义指向谓语动词, (八)数量补语 则有两种情况:或者作为高阶谓词来处理,直接修 数量补语补充说明动作行为的数量。但数量 饰谓语动词,如程度补语等;或者作为一个特殊的 可以包括两种,一种是表时间长度的,如:张小花 模态词,其语义解释要涉及到可能世界语义学和 病了两天;另一种是表次数和方式的,如:王健打 模型论方法。不过其语义类型均为(e t) (e → → → 了我两巴掌,张三捣了李四两枪托子,等等。 t),句法范畴为(N\S)\(N\S)。当然,也有表示工 例7张小花病了两天。 具或方式方法和次数的,如数量补语。这时要分 补语“两天”补充说明动作行为或状态所持续 两部分处理,量词做状语来处理,与谓语一起构成 的时间,本句中指张小花处于生病这种状态持续 三元谓词;而数词则作为高阶谓词来说明动作行 了两天。因此,其语义是指向“张小花生病”这件 为的次数。 事实的。“两天”可以用模态词“LT”来表示,其逻 辑结构可记作“LT(Bing’(zhangxiaohua’))。 参考文献: 模态词“LT”的解释要用到可能世界语义学。 设模型M={W,D,R,V},其中,W为时段的集合, [1]贾改琴.形容词性谓语句的逻辑语义分析[J].重庆理 W={t,t,…,t,…};D为所有W中元素的集合; 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2011(5):10-16. 1 2 n R为时间的前后关系,Rxy:x y (48小时表示 [2]中国社会科学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现代汉语词典 ≤ 48小时 x早于y48小时);V为赋值函数。设“张小花生 [K].增订本.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 病”为 ,则V( )=1,当且仅当,存在x,y W, [3]吕叔湘.现代汉语八百词[M].增订本.北京:商务印 Φ Φ ∈ 且Rxy,使得:x ,且y 。 书馆,1980. Φ Φ ﹁ 例8王健打了张明两巴掌。 [4]陈昌来.现代汉语句子[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 补语“两巴掌”是个数量词。“两”表示次数, 社,2000. “巴掌”为名词借用作量词,表示方式方法。它们 [5]缪锦安.汉语的语义结构和补语形式[M].上海:上海 一起指向谓语动词“打”,补充说明“打”了两次, 外语教育出版社,1998. 且是用巴掌打的。因此,这个句子的语义应分析 为:王健用巴掌打了张明,且打了两次。其逻辑结 (责任编辑王烈琦) 构为: x(Bazhang’(x) You’(wangjian’,x))  ∧ ∧ (Yong…Da)’(wangjian’,x,zhangming’) Liang (下转第40页) ∧

  ·朋辈教育模式在图书馆用户培训中的应用-教育部高等学校图书情报.PDF

  ·有源滤波器故障诊断与容错控制改进策略的研究-电力系统保护与控制.PDF

  ·未来3D电影-影像感知的盛宴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为例Immersive.PDF

  ·遗传学试验教案试验一1洋葱根尖有丝分裂染色体标本制备及观察2.PPT

http://lenjproductions.com/shuomingyuyixue/20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