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秒速快三 > 说明语义学 >

词汇关系的三种研究方式

发布时间:2019-06-19 01:4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关于词库有两个隐喻:词典(dictionary)隐喻和词汇集(thesaurus)隐喻。词典通过把词义分解成更小的部分来定义词,而词汇集则列出词与词之间的关系。

  词典模型认为头脑中词的意义信息有可以定义的部分和边界,可以从一些语义成分构建词的意义,从词的意义可以推断词之间的关系,而不是认为意义是从词与词之间的关系中产生的。对于词汇的成分分析就属于这种模型。

  词汇的成分分析法存在一些问题,它只能解释与词义相关的词的关系,不能分析由于语境而形成的语义关系,如棋子中红和黑的对立,交通灯中红和绿的对立。即使一些不依赖于语境的语义关系,也不是总能分析出对立的语义要素,如sad和happy。传统的成分分析也不能解释功能性的上下位关系(functional hyponymy)。比如,cow(母牛)与animal(动物)之间的上下位关系可以被解释,因为cow具备animal的所有属性。但cow与livestock(家畜)之间的上下位关系是语用性的,因为牛可以不被养来吃肉或干活,比如野牛。因此语义分解法只能确定词语关系中的一部分,词汇的语义特征只是确定语义关系的部分可利用的信息。

  这是一种介于词典模型与词汇集模型之间的研究方法,这种方法一方面承认对个体词汇项目做意义表征的必要性,另一方面也坚持对于词汇—语义关系加以明确的表征是必要的。我们可以想象这种研究模式就像是这样一种词典:对词条进行了定义,然后又列出词条的同义词、反义词等。

  语义场和语义框架(fields and frames)、Cruse的语境关系、语义文本理论等都可归入这种方法。

  语义场理论关注词语之间的关系,可以被看作对词汇组织(而不是概念组织)的一种处理,它经常被用于发现或显示对词汇意义的(语义)成分分析。语义场理论的一个问题是对于分析一些词语合适,但是对于分析另外一些词语却不合适(Lehrer 1974)。语义场对于词汇空缺也没有预测力。词语之间的关系不会对词语的意义产生压力去填补语义场中的空缺。语义场的另一个问题是不能说明二分性对立的特殊之处。比如,为什么happy和sad是常规的反义词,而happy和angry则不是。场理论的价值在于描写而不在于解释。

  与语义场理论相关但不同的一个观念是框架语义学。Fillmore(1975等)做了许多工作,将框架语义学发展为一个关于词汇语义的语言学理论。框架语义学中词与词之间的关系是通过它们与共同的背景框架的联系以及它们的语义对框架不同部分的突显而获得的。

  Cruse(1986)认为意义是语义关系的结果而不是原因,我们可以认为他的观点是语境主义的观点(contextualist view),他认为一个词的意义被看作至少部分是由其他词的意义构成的。

  Mel’čuk(1988)等提出的意义文本理论(Meaning Text Theory),是基于自然语言处理的一种理论,词库在这个理论中对于语言描写起着核心作用。这个理论既对词汇项提供了词典式的定义,也为每个词描绘了很多语义关系。这个理论中的一个重要概念是“词汇函项”(Lexical functions),其作用就是表达词语之间的组合关系或聚合关系。

  词汇集式的模型(Thesaurus-style model)并不基于词汇下位部分对词语下定义,而是认为意义来自词之上的语义关系的限制。这种方法认为词在语义上是不可分析的,意义并不“在”词汇项或概念“中”,而在词汇项或概念“之间”。这种方法是关联主义的,也是整体主义的。

  这种方法把关系看作“语义假定”(meaning postulates),即明确表述的条件。比如对于girl这个词,词汇集式模型不把[female]看作girl的语义的一部分,而是陈述一个条件,即如果一个东西是girl,那么它是female。

  虽然重点在于聚合性关系,如“如果一个东西是知更鸟,那么它是一只鸟”,但是语义假定可以表达各种各样的命题。比如,“如果一个东西是知更鸟,那么它吃虫子”“如果有一只知更鸟,那么时间就是春天了”等。整个知识库是建立在这样的命题上的。

  Foder et al(1980)坚持认为,由于精确的定义是不存在的,因此它不可能成为头脑中意义的基础。Foder et al(1975)引用一个实验来证明分析性意义并没有在头脑中得到表征。在这个实验里,含有否定性语义成分的词所参与的短语的处理速度比带有显性否定标记的短语快,如he’s a bachelor(他是个单身汉)比he’s not married(他没有结婚)处理得快。如果按分析性定义,bachelor在头脑中被表征为[not married],那么bachelor的语义处理需要的时间应该至少与not married一样长。但是事实并不是这样,这就说明bachelor这样的词在它们的语言表征中并不包含一个否定性的语义成分,因此它们在任何语言表征的层次都没有被在语义上加以分析。

  Laurence & Margolis(1999)指出了对这种方法的一些批评。首先,词汇集模型把词义看作原子式的、不可分解的,但是所有原子的概念必须是天生的(Fodor 1975),因为没有办法习得它们。这从直觉上说,对于一些复杂的概念和文化中特有的概念来讲是不可能的。在词汇集模型中,由于所有的概念在结构上同样的简单,那么没有必要先知道一个才能知道另一个。这个判断也有悖于直觉。而且,Jackendoff(1989)指出,天生的非分解性的概念会推出只有一个有限数量的概念集存在(因为大脑是有限的)。这种观点很难维护,因为人们表现出一种认知新事物的无限的能力。另外,如果意义或概念不是分析性的,我们就无法在意义或概念之间做出概括。

  WordNet也把关系看作基本的词汇集模型。WordNet是一个词汇数据库项目,由普林斯顿大学认知科学实验室于1985年建立。WordNet中有名词、动词、修饰语三个子词库,每个子词库都有自己的组织原则。WordNet所表示的关系大部分都是聚合关系,而不是组合关系。WordNet中动词和名词是以层级结构组织的,层级结构的起始项是单一的,这样的起始项的数量不太多。形容词是以非层级结构组织的。名词中的关系有上下位关系、整体部分关系、反义关系。动词的语义关系主要是各种类型的蕴含关系。但是把动词按照聚合关系组织起来是有问题的,因为动词中组合关系比聚合关系更为重要。

  不管是语义假定还是最初的,WordNet模型都把语义聚合关系标示出来,因为这些研究范式都缺乏对于词汇项的语义结构的描写,因而使得语义关系是无法预测的,只能直接标明。这就使得理论缺乏解释力。

  词汇关系与词语的意义是不是密不可分的吗?直觉当然是这样。而且,在很多语言学教科书中也是没有争议地如此表达的。比如,如果不利用其他表示温度的词语(特别是反义词cold),就很难讲清楚hot的意思,但是这种困难,是关于词语的交流的(communicating)困难,不一定是在头脑中表征词语的困难。

  对立或相似等关系在我们获得新知识时起作用。比如,看到一种新颜色,就会将它与知道的颜色对比,以决定把它归入哪一类(如果可能归入某一类的话)。但是,颜色在头脑中是相关联的,并不意味着表示颜色的词语一定在头脑中也是关联的。词与词之间的关系可以还原为概念与概念之间的关系。词的相关是因为概念的相关。

  可以用语用原则来解释词语为什么和怎么避免语义重复(比如,语言系统排斥绝对同义词,反义词也经常具有不对称性),而不一定要依赖词库中固定的关系结构。

  Johnson-Laird et al.(1984)批评网络理论没有解释指称(reference)是如何获得的。他们认为,词语的意义只有与世界相联系时彼此才是相联系的,仅依靠内涵意义的网络,并不能说明语言运用和理解的语用方面。在句子理解中,歧义的词语如果没有关于话语中其他词语的外延的知识,就不能被消歧。词语的非常规使用,比如转喻用法,不能仅通过内涵网络而得到理解。公平地说,意义的语义成分模型也是内涵意义的模型,但是那些提供了定义或原型意义的意义理论对于解决指称问题来说更容易一些,因为通过将世界上的一个事物与一个必要充分条件集(或核心特征与边缘特征,或者理想样本)做对比,就可以确定那个事物应不应该拥有某个名称。但是网络理论只表征关系,不提供意义定义,因而很难建立关系集与事物之间的对应。

  本书作者M. Lynne Murphy是英国苏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Sussex)的语言学与英语讲师,研究兴趣为:心理词库的结构、可分级的形容词意义,以及社会人群语义发展的心理—社会局限等。

  本书主要讨论词汇之间的多种聚合语义关系,如同义关系、反义关系、上下义关系,以及这些关系与我们心理词汇结构的关系。作者提出了一个研究语义关系的崭新的语用学方法,认为聚合关系构成元语言知识,可以通过一个单一的关系生成,并且可以作为我们对词的概念表征而存储。

  本书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讲述作者提出的方法如何对词汇关系的特征作出解释;第二部分则详细地考察了各种语义关系。对于研究和学习语言学及认知科学,并且关注词汇的心理表征的学者来说,本书是一本信息丰富的工具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http://lenjproductions.com/shuomingyuyixue/27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