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秒速快三 > 说明语义学 >

The 不是 IOTA! (上)

发布时间:2019-07-14 17:1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本文是Elizabeth Coppock和David Beaver两位语义学家2015年在Linguistics & Philosophy发表的Definiteness and determinacy一文的介绍。该文颠覆了学界对定冠词the的经典分析,认为the在语义上并不是IOTA算子,而是等同函数(identity function);the只有唯一性预设,而不具有存在性预设,有定描述语在论元位置的存在解读来源于隐性的类型转换操作()。同时,该文指出应当区分定指性(definiteness)和确指性(determinacy)这两个范畴,前者是谓词层面的范畴,在英语中实现为the和a(n)的对立,而后者是个体指称层面的范畴。

  本文的章节安排如下:1. 研究背景和文章观点;2. 有定描述语的谓词用法;3. 唯一但不存在?——反唯一性效应带来的挑战;4. 两种可能的反驳;5. the的语义与反唯一性解读的推导;6. 什么时候用the,什么时候用a(n);7. 什么时候用IOTA,什么时候用EX;8. 总结。本期推出1-4节,下期将继续推出5-8节。

  英语中使用频率最高的词是定冠词the,不定冠词a紧随其后。通常认为这一对儿标记编码了“(不)定指”((in)definiteness)这一指称范畴,对它们的讨论是逻辑学和语义学的重大议题之一。讨论中最常征引的例句非(1)莫属。

  这句话的语义(真题条件)是什么?其中the的语义又是什么?最经典的两个分析方案是罗素式分析(Russellian analysis)和弗雷格式分析(Fregean analysis)。

  罗素式分析最早由罗素(Russell 1905)提出。罗素将the P(P为谓词)称为有定描述语(definite deion),认为(1)所表达的命题可以分析为以下三个子命题的合取。

  命题(2a)是说描述语“the king of France”的所指是“存在的”,命题(2b)是说描述语“the king of France”的所指是“唯一的”,也就是说,在罗素看来,存在性和唯一性是the的在言(at-issue)语义。因此,如果命题(1)在1870年之后被陈述,则为假命题。

  罗素式分析会面临如下困境:如果“唯一存在”是有定描述语的在言语义,那么该语义在命题中应当是可以被否定的。然而,例(3)和例(4)显然是不合适的表述(除非the承载重音——引入元语言否定)。

  弗雷格式分析(Frege 1892)则认为,命题(2a)(“存在性”)和(2b)(“唯一性”)是命题(1)的预设(presupposition),即,只有在(2a)和(2b)为线)才有表述的合适性。如果(1)在1870年之后被陈述,则谈不上为真或为假。

  弗雷格式分析解决了否定句带来的困境,因为命题的预设的特点之一就是在相应否定命题中不会失效。

  本文的两位作者支持有定描述语的预设分析,但对弗雷格式分析有所修正:有定描述语the P预设“唯一性”,但不预设“存在性”;换句话说,the P的预设是满足P的个体或者是不存在的,或者是唯一存在的(P≤1,称“弱唯一性”)。最核心的证据来自于包含排他义形容词only的有定描述语the only P在否定句中的“反唯一性”(anti-uniqueness)解读,见(5)和(6)。

  例(5)/(6)最容易得到的一种解读是:小说Waverley有多位作者,Scott只是其中之一;会议有多场受邀演讲,Anna只是其中一位讲者。在该解读下,如果命题为真,反而不存在任何个体变量满足描述性内容only author ofWaverley或only invited talk。可见,有定描述语the only P在(5)/(6)中没有存在性预设。

  另一方面,经典弗雷格式分析认为the P是指称语(referring expression)。用逻辑语义学的符号表示,the P =IOTAP,算子IOTA(希腊字母ι)预设使P(x)为真的变量x是唯一存在的,并且IOTAP指称该变量。也就是说,the P指称个体,语义类型为e。但是作者指出,the P实际上存在谓词用法,如上面的例(5),并且进一步认为谓词用法才是基础用法,指称用法反而是派生的。

  3. 有定描述语the P和无定描述语a(n) P的论元用法(指称/广义量词用法)是派生的,通过(隐性的)类型转换操作(type-shifting operations)IOTA(ι)和EX(∃)得到;

  5. 需要区分定指性(definiteness)和确指性(determinacy)这两个语义范畴:定指性是谓词层面的范畴,只在一部分语言中具有形态实现,如英语通过the-a(n)的对立区分描述语是否有弱唯一性预设;确指性是论元层面的。

  要论证the ≠IOTA,两方面的事实最为关键:一、the P是谓词,或者说以谓词用法为基础用法;二、有定描述语存在非确指解读(存在解读),即the P与算子EX(∃)是兼容的。本节先讨论有定描述语的谓词用法,下一节讨论有定描述语的非确指用法。

  有定描述语存在谓词用法,这一常常被忽视的现象,早在Strawson(1950: 320)中就有论述:

  Strawson指出,这里“thegreatest French soldier”并不指称某一个体,而是用来描述主语所具有的属性,这句话表达的语义是,“谈论的对象是拿破仑,对这一对象所下的断言是他是最伟大的法国士兵”。因此,the greatest French soldier在这里是e, t类型的谓词。

  有定描述语存在谓词用法的其他证据有:一、可以同谓语形容词并列,如(8a)所示,而e类型的专有名词不可以,如(8b)所示。

  二、有定描述语,以及形容词、无定描述语和领属短语,可以做consider、find等动词的论元,这是典型的e, t类型谓词具有的性质,而e类型的专有名词和人称代词,以及e,t,t类型的量化词不具有该性质。

  三、同位性并列(appositional conjunction)测试。所谓同位性并列是指,并列的两个名词短语所指相同,从而整体被解读为一个复杂的描述语指称一个单一的个体,因此在主语位置触发动词的单数形态而非复数形态。有定描述语、无定描述语和领属短语可以通过该测试,但是专有名词和存在量化词无法通过,即使并列的两个名词短语所指相同。

  根据Winter (2001),同位性并列是谓词性成分的并列,在论元位置通过类型转换操作获得存在义。因此(11)中的模式可以证明有定描述语是谓词。

  目前得到的结论是,有定描述语存在谓词用法。我们要进一步追问,the的精确语义到底是什么?作为谓词的有定描述语,还具有先前所讨论的存在性和唯一性预设吗?

  本文的观点是:有定描述语预设“弱唯一性”(weak uniqueness),即预设唯一,但不预设存在——唯一存在或不存在(或者说,如果存在,那么唯一)。证据一:有定描述语的谓词用法并没有存在性预设,如(13a)和(13b)的对立。

  根据母语者的语感,(13a)是一个假命题,而(13b)是一个不合适(没有真值)的陈述。也就是说,如果the king of France位于谓语位置,那么存在性预设就消失了。

  相关的证据是,谓词性有定描述语偏爱出现在这样的语境中:如果存在,那么唯一。例如:

  证据二、反唯一性效应(anti-uniqueness effects)。这是文章的核心部分:当the与包含排他义形容词(exclusive adjectives)的谓词结合时,我们能更加清楚地看到the P并不预设存在——反唯一性效应。反唯一性效应既能在谓词用法上观察到,也能在论元用法上观察到。谓词用法的例子如(即上文(5)):

  (17a)表达的意义是,小说Waverley有唯一的一位作者,是Scott;而(17b)最显著的一种解读是,小说Waverley有多位作者,而Scott只是其中之一。(这种解读可以称为“反唯一性解读”(anti-uniqueness reading);另一种解读是Waverley有唯一的一位作者,而Scott不是那位作者,该解读可以称为“等同解读”(equative reading))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在the P中插入排他义形容词only,那么在否定句中就有可能取消满足P的个体是唯一的这一涵义,因此,我们把这一效应称为“反唯一性效应”。

  反唯一性效应的重要之处在于,它告诉我们过去所认为的与有定描述语紧密相连的“存在”涵义在特定情况下可以被取消。如果一个变量x满足谓词“only author ofWaverley”,那么就意味着不存在其他变量是该书的作者。而(17b)传达出来的语义是,Waverley一书存在多位作者,因此我们可以得到——不存在任何一个变量满足谓词“only author ofWaverley”,亦即有定描述语“the only author ofWaverley”在(17b)中没有存在性预设。

  我们还可以举出其他一些谓词用法的例子,在这些例子中有定描述语并未带来存在涵义。

  需要注意的是,(18)、(19)和(17b)的不同之处在于,不存在“the queen of the world”(世界女王)以及不存在“the largest prime number”(最大的质数),这样的判断来源于我们的百科知识。而(17b)中不存在“the only author”,则是来源于形容词only自身的词汇语义——如果x是author,但不是only author,那就意味着only author不存在(与(19)对比:7是质数,同时7不是最大的质数,并不意味着最大的质数不存在)。与only近义的形容词sole、single、one以及exclusive,都能带来这样的反唯一性效应。

  以上展示的是谓词位置的反唯一性效应,the only P在论元位置同样可以观察到反唯一性效应,如例(20)所示:

  两位作者指出,(20)存在两种解读:一、反唯一性解读(anti-uniqueness reading),即存在不止一场受邀演讲,Anna做了其中一场;二、确指义解读(determinate reading),即有且只有一场受邀演讲,Anna不是演讲者。其中确指义解读即IOTA算子的解读,而反唯一性解读是存在算子EX的解读,(20)中的命题可以表述为“不存在x,x是唯一的受邀演讲,Anna做了这场演讲”(进一步的分析见第5节)。也就是说,在反唯一性解读下,谓词the P被存在算子EX提升为论元(存在量化词)——有定描述语可以有非确指解读。

  对于反唯一性效应的阐释,读者可能想到的一种反驳是:以(5/17b)为例,我们可以认为有一个想象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Waverley只有唯一的一位作者,而(5/17b)表达的意义是否认Scott是这个想象世界中Waverley唯一的作者。作者考虑到了这一种可能的解释。作者指出,我们可以把现实世界中真实的存在称为“狭义存在”(narrow existence),把想象世界中的存在称为“广义存在”(broad existence)。我们以Meinong and Russell的句子为例:

  我们会认为例(21)是真命题,尽管根据经典观点有定描述语the golden mountain会预设自身的存在。这句话可以理解为,想象中的那座golden mountain并不实际存在,其中有定描述语的存在预设可以理解为一种广义存在,即想象中的存在,而在命题中被否定的存在可以理解为狭义存在,即现实世界中的存在。实际上,有很多例子可以表明有定描述语the P预设的是广义存在,如:

  在以上例子中,the P预设的都是想象中的存在,而非真实存在。我们是否可以说,(5/17b)中the only author ofWaverley所预设的,也是想象中的存在而非真实存在呢?作者告诉我们,(5/17b)中the only author ofWaverley既不预设狭义存在,甚至也不预设广义存在。证明方法是:有广义存在预设的有定描述语可以被回指,而the only P在反唯一性用法中不能被回指。对比(26)和(27)诸例。

  这里,对话的合适性可以作为广义存在的测试。因此,反唯一性效应告诉我们,有定描述语在“广义存在”的意义上也没有存在预设。

  第二种可能的反驳是“局部调整”(local accommodation)(Heim 1983)。局部调整是会话中的一种预设调整策略,可以用来解释否定词辖域内有定描述语失去指称性的现象。例如:

  那么,在反唯一性效应的案例中,是否可以认为存在性预设的消失源于局部调整策略的施用呢?理论上是可行的,但是在实际分析中会遭遇困难。仍以(5/17b)为例,重复如下:

  (32)和(33)并未发生冲突,不会发生局部调整。但是,命题(31)在直觉上会带来如下意义:

  为什么如此?这源于形容词only的预设,我们先按下不表,在下一节具体说明。现在,(32)、(33)、(34)这三个命题在一起会发生冲突——既然Scott is an author(即(34),only的预设),同时Scott does not have the property ‘only author’(即(33),命题自身的衍推义),那么意味着存在多位author,从而不存在“only author”,即(32)来自于the的预设不能维持。那么我们可以用局部调整来取消(32)这一预设——局部调整策略目前为止看起来很成功。

  但是,为什么只能调整(32)(the的预设),而不能调整(34)(only的预设)呢?如果我们调整(34),取消这一预设,那么得到如下解读:there is exactly one author and Scott is not it. 实际上这等价于等同解读——通常认为后者对应于系词be的等同用法。

  那么,这里可以有两种方法来解释:一、等同解读,按照局部调整说,源于局部调整only的预设,不一定与be的述谓/等同的歧义有关;二、等同解读,按照本文的分析方法,只能来源于be自身的等同用法。那么,我们可以在consider结构中去测验上述两种分析方法的预测力:在consider结构中,局部调整说会预测依旧存在等同解读(因为同样可以局部调整only的预设);而本文的分析方法会预测不再有等同解读(因为consider结构自身没有等同用法)。语言事实表明,本文的分析方法预测了正确的事实。例(35)只有反唯一性解读,没有等同解读。

  因此,对于局部调整说,面对例(35),需要回答:为什么此时只能局部调整the的预设,而不能局部调整only的预设?目前还看不到可能的解释。

http://lenjproductions.com/shuomingyuyixue/33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