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秒速快三 > 说明语义学 >

略谈“萨丕尔-沃尔夫假设”和“普通语义学”

发布时间:2019-05-20 11:4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3月30日《上海书评》刊载的《扎进日常语言的带钩鱼叉》一文,对最近出版的《第三帝国的语言》中译本作了评介。文末提及美国学者沃尔夫和切斯时,有一些知识性的错误,笔者冒昧在此略作补充说明,供读者参考。

  《鱼叉》一文中写道:“美国语言学家沃尔夫(Benjamin Lee Whorf)在二十世纪初就曾提出,语言形态制约人的思维的形式,他说,每个语言的背景体系(即语法)不仅仅是概念的加工工具,其实,它本身的形态就规范了概念的形成,使用不同语言的人们在头脑中形成的关于客观世界的图像是各异的。深受这一观点影响的美国政论家、经济学家、语言学普通语义学派的代表人物切斯教授”实际上,文中提及“语言形式制约人的思维”的假设,就是著名的“萨丕尔-沃尔夫假设”,它并不是在二十世纪初就提出的,亦非沃尔夫一人之说。而切斯所代表的“普通语义学派”,并不是研究语言学的,一般被算作一个哲学学派。

  沃尔夫(Benjamin Lee Whorf, 1897-1941)作为一位重要的语言学家,有趣的是他从未获得过任何与语言学相关的学位,而是学化学出身,并且终身从事防火保险工作,只是在业余时间师从著名语言学家萨丕尔,调查和研究印第安人的语言。沃尔夫的老师,德裔美国学者萨丕尔(Edward Sapir, 1884-1939)则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语言学家和人类学家之一,对美国和世界语言科学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汉藏语研究大家李方桂(1902-1987)先生就是萨丕尔的弟子,而且终身对导师尊敬有加,他在萨丕尔指导下从事印第安语的研究,取得显著成绩;民族学、人类学和社会学家李安宅(1900-1985)先生在海外留学及从事研究时,也受到萨丕尔理论的影响。

  萨丕尔和沃尔夫提出的“语言相对论”(Linguistic Relativity)认为:人类的每一种语言都有独特的模式和形式,不同的语言结构会影响该语言使用者的思维习惯,导致他们用不同的方法去观察世界,从而对世界产生不同的认识。因此,语言不但是思维的工具,而且也强烈地影响和制约着思维。以上这一关于语言学和心理学的假设,被称为“萨丕尔-沃尔夫假设”(Sapir-Whorf hypothesis),它最终形成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初。

  “萨丕尔-沃尔夫假设”的提出,固然是基于萨丕尔、沃尔夫以及其他学者对世界各种语言的研究所积累的语言事实(如沃尔夫对霍比语等印第安语的田野调查),同时,假设的形成,也经历了漫长的时间,具有深刻的理论渊源。

  德国伟大学者洪堡特(Wilhelm von Humboldt, 1767-1835)在其名著《论人类语言结构的差异及其对人类精神发展的影响》中指出:不同的语言所拥有的内在结构是不同的;人所看到的世界图景,已经被他所说的“语言内蕴形式”过滤了一遍,因此,不同语言展现出来的世界是大不相同的。在这一意义上,洪堡特认为每种语言都包含一种独特的世界观,要想不被束缚在一种语言的世界观上,只有学习其他语言。

  德裔美国人类学家、语言学家,被称为“美国人类学之父”的鲍厄斯(Franz Boas, 1858-1942)认为:不同的语言对现实的经验分类是不同的,不能把对一种语言的分析标准强加在其他语言上,而应该根据那种语言本身的特点对它进行描写。

  萨丕尔受到洪堡特和鲍厄斯思想的影响,强调语言是一种文化的符号导引,是通往社会现实的向导,人并不仅仅生活在客观世界之中,在很大程度上还受到已经成为社会交际工具的那种语言的支配。沃尔夫则进一步论证了语言系统不仅是表达思想的工具,而且是思想的塑造者,是人的思想活动的大纲和指南。

  “萨丕尔-沃尔夫假设”的核心,在于探讨语言对思维和文化所具有的决定性作用。这使得它不仅在语言学领域,而且在人类学、心理学、民族学、社会学、哲学以及一些自然科学学科上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在中国学界,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时,曾有少数学者对“萨丕尔-沃尔夫假设”作过初步的介绍,但那时受到苏联影响,只能采取否定态度。1964年,经过著名语言学和心理学家陆志韦(1894-1970)校订,商务印书馆出版了萨丕尔的代表作《语言论-言语研究导论》中译本(后收入《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1985年出第二版,以后多次重印)。

  进入二十世纪末到二十一世纪,我国语言学界才真正对萨丕尔、沃尔夫的理论加以关注并进行较为深入的研究。北京大学外语学院的高一虹等翻译了萨丕尔1912-1939年的论文选集《萨丕尔论语言、文化与人格》(收入《商务语言学名著译丛》,2011年出版);沃尔夫英年早逝,生前并未出版专著,其部分论文由约翰·卡罗尔编为文集《语言、思维和现实》,1956年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出版。此书亦经高一虹女士翻译为中文,2001年由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2012年商务印书馆又出新版)。近十余年来,国内发表了大量相关论文,并尝试将其运用于外语教学和跨文化交际等方面的研究中。

  在国外学界,大约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起,由于以乔姆斯基(N. Chomsky, 1928- )为代表的“语言普遍论”等相关语言理论的兴起,对“萨丕尔-沃尔夫假设”的研究颇为冷落。“语言普遍论”认为:所有语言具有同样基本的深层结构,而各种语言则将其规划成特定的不同样式,所以语言影响和制约思维,根本无从谈起。但近十余年来,情况又发生了变化。得益于脑科学和认知科学的发展,借助于脑成像的新技术,不少学者对“萨丕尔-沃尔夫假设”成立与否进行了一些实证性的研究,其中最著名的是以美国学者P. Kay(1934- )为首的团队,他们对说不同语言的人群对于颜色的感知进行实验,发现如果异数的颜色和它周围的标准色块不同,那么这个异数色块若位于右视野区,左大脑的反应会比右大脑快。而左脑优势的形成,是由于颜色词在左脑较易提取。这一系列的实验,都对“萨丕尔-沃尔夫假设”有所支持。现在不少学者对“语言普遍论”持怀疑态度。

  著名语言学家王士元(1933- )曾说:“随着语言各异, 大量使用某种语言, 尤其是在出生前就如此, 会把大脑塑造成不同的样貌。萨丕尔-沃尔夫假说预测, 因语言而异的大脑, 会以各自独特的方式影响我们对世界的感知与行为。就这个观点来看, 近几十年来才发展出来的新科技, 使我们更有可能验证此假说的真伪。”(参看《演化语言学的演化》,《当代语言学》第13卷,2011年第1期,第13页)

  笔者以为:“语言相对论”和“语言普遍论”虽似针锋相对,但两者的理论基础都来自洪堡特的学说。语言相对主义选择了洪堡特关于语言的差异是世界观差异的论点。语言普遍主义则继承了洪堡特关于语言能力是一种创造过程的观点,主张语言差异只是语言共同结构的不同表现而已。今后语言科学的发展也有可能出现两者各自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并逐步实现新的结合,从而开创出新格局。

  《鱼叉》一文中还提及切斯(Stuart Chase, 1888-1985),说他是“语言学普通语义学派的代表人物”,实际上,“普通语义学”(General Semantics)并不研究语言学理论,而是一个现代西方哲学学派,以日常语言的作用作为研究对象。该派的代表人物,除了切斯,还有出生于加拿大的日裔美国学者早川一荣(S.I.Hayakawa,1906-1992)。切斯的著作《词的》(1938年)推动了该派在美国的传播。早川一荣的著作《行动中的语言》(1941年出版。后扩充为《思想和行动中的语言》,出版于1949年)则比较通俗地阐述了该派的基本观点。普通语义学主要研究人如何使用词语以及词语如何影响人,特别强调词语对人的影响力。该派学者认为有对象即有外延的词语才是可信可用的,无外延的词语是看不见、摸不着,也不能用科学方法予以检验的。像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等词语,是无外延的虚构,这类词语造成无数冲突和痛苦,不应使用。切斯在美国名气很大,不过他是会计师出身,更多地被视为社会活动家而非学者。普通语义学学派在学界影响不大,现在虽还有些活动,但总的来说已在逐渐衰落中。

  真正为普通语义学奠定理论基础的是波兰-美国哲学家和科学家柯日布斯基(Alfred Korzybski, 1879-1950, 1940年加入美国籍)。这是一位学识极其渊博的大学者。他的巨著《科学与精神健全—非亚里士多德体系和普通语义学导论》出版于1933年,标志着普通语义学的创立。他认为语言是人类区别于动物的特有的东西,而语言的关键在于对存在的关系,即意义活动。经过对各门学科如非欧几何学、相对论、量子力学、分析哲学、巴甫洛夫条件反射理论、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的广泛研究,柯日布斯基发现语言只能在结构上与存在对应,并对现行的语言体系即亚里士多德语言体系进行了深刻的批判。他提出:人类对世界的认识受限于其神经系统和语言结构;人们运用的日常语言与科学和生活事实不一致,容易引起误解,因而自然语言存在严重的缺陷。

  尽管在研究语言对思想和行动的关系及作用这一问题上,柯日布斯基的学说有一定的合理因素,但国内对其理论的认识还很肤浅,目前只有一些比较简单的评述,他的著作也没有中文译本(参看周静芳《论普通语义学及其理论基础》,载《江南大学学报》2006年第5期,第84-88页)。

  还有“语义学”(Semantics)这个词的涵义,其实应该有多方面的理解。如语言学的语义学,除传统的对文字和词汇意义的研究外,还包括结构主义语义学、生成语义学、形式语义学等等。此外还有哲学和逻辑学意义上的语义学。现在还发展出了其他学科的语义学,如计算理论中的语义学、认知科学中对词汇语义的研究等。以上领域涉及语言学、逻辑学、计算机科学、自然语言处理、人工智能、心理学等诸多学科,相互之间虽有关联之处,但又各自独立,各有不同的研究目标和研究方法,不可混为一谈。

http://lenjproductions.com/shuomingyuyixue/67.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